原创掌上郎溪12-10 19:08
作者:郎溪在线官微

摘要: 他掏出手枪从容把强奸儿子的人崩掉...这桩证据确凿的辱子杀人案... 然而,接下来法院的判决,却有点出乎意料...


1984年,美国发生了一起震惊全国的枪击事件,小男孩乔迪被教练持续性侵,最终,当着警察的面,乔迪的父亲在机场将教练打死……最终的判决出乎很多人意料。

【1】

今天,不谈国际大事了,说说一个孩子的童年和他的父亲。


故事发生在1984年,他叫乔迪,一个很活泼好动的孩子,当年10岁。


小乔迪从小喜欢格斗,为了培养他的兴趣,父亲加瑞·鲍劳彻将他送去学习空手道。

等到刘叔重新把菜炒好,大家相对沉默地吃着这顿饭。左芝一直给尹菲菲使眼色,希望尹菲菲多跟龙雪姣聊会儿,因为她在聊天方面比较擅长,但是尹菲菲视而不见,一直低头闷声吃饭。好不容易把饭吃完,龙雪姣喊兰苏去外面雇了一辆马车,等到马车来了之后,左芝握着龙雪姣的手说:“龙姐,谢谢款待,有时间到我们那去玩”龙雪姣露出一副天真无邪的笑容,说道:“呵呵,就怕招待不周,你们路上慢点。”无论怎么看,龙雪姣都是个有礼貌的好女孩,可左芝现在只想早点远离她。“再见。”左芝和尹菲菲坐上车从窗户向龙雪姣挥手,一切都小心翼翼,生怕他抽起疯来连她们都打。车一走开,尹菲菲就忍不住叫了起来:“我呸,这个疯婆娘。”左芝狠狠瞪了她一眼,尹菲菲立刻闭上了嘴巴,因为现在也不是说话的时候,车夫可是这里的人,谁知道他认不认识龙雪姣?她俩只好一路沉默,总算到了营地。下车之后,左芝和尹菲菲往营里赶去。左芝跟尹菲菲开玩笑:“你不是要和她们魔鬼营好吗?现在还去不去了?”尹菲菲说:“谁说我要去魔鬼营了?那个方周是住我家隔壁的男孩子,我们一起长大的,虽然现在他去魔鬼营了,但是我也不能不和他交往了吧。”左芝点了点头,说道:“嗯,好,希望你能明白,魔鬼营的人没什么善茬,没事别老和她们走一起。”正说着呢,忽然齐松和蓝凌琪走了过来,这两个人最近打的火热,应该是恋爱了。蓝凌琪见到左芝就跑了过来,拉着左芝的手说道:“怎么和尹菲菲在一起啊?和她去夜店玩了吧?”左芝说:“哪啊?我是这种人吗?尹菲菲带着我和魔鬼营的营长见了一面,玩乐了一下吃了顿饭。”蓝凌琪低声道:“都不叫我们一起去玩。”左芝说:“哪里啊,我们营和她们营最好少见面为好,没一个好东西,要不是非见面不可我才不会和她们去玩呢。好了,以后我们要玩就我们自己营的人一起玩,你是没看到今天魔鬼营营长发疯打人,要不然你非吓到不可。”蓝凌琪这才不说话了。这时候,齐松说道:“行行,这可是你说的啊,当了营长可别不请大家搓一顿啊。”左芝一拍脑门,说道:“哎呀!对了,刚当上营长怎么都得带大家伙吃一顿,你看昨天忙的都给忘了,今天请大家吃饭哈!”大家伙马上叫好,尹菲菲拍着巴掌说:“好,我今天多带点我的姐妹过来捧场,为你能当上营长好好庆祝。”“行行行,我们去个大饭店,好好吃一顿。”左芝当下开始和大家约定时间,定在第二天吃饭。与此同时,索尔兵团团长雄锡山带着几个战士走进了巡捕房,路上的巡捕都认得这是雄锡山,都纷纷打招呼,雄锡山也笑着回应着。等雄锡山走到了副指挥使的办公室,见到门开着,里面的左鹏站在桌前,大声的训斥着一个巡捕。显得非常气愤。雄锡山走了进去,笑着打着招呼:“左指挥使,什么事这么不高兴啊。”

就像我们今天看到的幼儿园新闻一样,本来一个无忧无虑的幼儿,谁知却被父母送到了魔窟,开始了一个噩梦的童年。


教小乔迪的空手道的教练,名叫多赛特,很年轻,25岁。他也很幽默,三两分钟,就能和孩子们打成一片。


等到刘叔重新把菜炒好,大家相对沉默地吃着这顿饭。左芝一直给尹菲菲使眼色,希望尹菲菲多跟龙雪姣聊会儿,因为她在聊天方面比较擅长,但是尹菲菲视而不见,一直低头闷声吃饭。好不容易把饭吃完,龙雪姣喊兰苏去外面雇了一辆马车,等到马车来了之后,左芝握着龙雪姣的手说:“龙姐,谢谢款待,有时间到我们那去玩”龙雪姣露出一副天真无邪的笑容,说道:“呵呵,就怕招待不周,你们路上慢点。”无论怎么看,龙雪姣都是个有礼貌的好女孩,可左芝现在只想早点远离她。“再见。”左芝和尹菲菲坐上车从窗户向龙雪姣挥手,一切都小心翼翼,生怕他抽起疯来连她们都打。车一走开,尹菲菲就忍不住叫了起来:“我呸,这个疯婆娘。”左芝狠狠瞪了她一眼,尹菲菲立刻闭上了嘴巴,因为现在也不是说话的时候,车夫可是这里的人,谁知道他认不认识龙雪姣?她俩只好一路沉默,总算到了营地。下车之后,左芝和尹菲菲往营里赶去。左芝跟尹菲菲开玩笑:“你不是要和她们魔鬼营好吗?现在还去不去了?”尹菲菲说:“谁说我要去魔鬼营了?那个方周是住我家隔壁的男孩子,我们一起长大的,虽然现在他去魔鬼营了,但是我也不能不和他交往了吧。”左芝点了点头,说道:“嗯,好,希望你能明白,魔鬼营的人没什么善茬,没事别老和她们走一起。”正说着呢,忽然齐松和蓝凌琪走了过来,这两个人最近打的火热,应该是恋爱了。蓝凌琪见到左芝就跑了过来,拉着左芝的手说道:“怎么和尹菲菲在一起啊?和她去夜店玩了吧?”左芝说:“哪啊?我是这种人吗?尹菲菲带着我和魔鬼营的营长见了一面,玩乐了一下吃了顿饭。”蓝凌琪低声道:“都不叫我们一起去玩。”左芝说:“哪里啊,我们营和她们营最好少见面为好,没一个好东西,要不是非见面不可我才不会和她们去玩呢。好了,以后我们要玩就我们自己营的人一起玩,你是没看到今天魔鬼营营长发疯打人,要不然你非吓到不可。”蓝凌琪这才不说话了。这时候,齐松说道:“行行,这可是你说的啊,当了营长可别不请大家搓一顿啊。”左芝一拍脑门,说道:“哎呀!对了,刚当上营长怎么都得带大家伙吃一顿,你看昨天忙的都给忘了,今天请大家吃饭哈!”大家伙马上叫好,尹菲菲拍着巴掌说:“好,我今天多带点我的姐妹过来捧场,为你能当上营长好好庆祝。”“行行行,我们去个大饭店,好好吃一顿。”左芝当下开始和大家约定时间,定在第二天吃饭。与此同时,索尔兵团团长雄锡山带着几个战士走进了巡捕房,路上的巡捕都认得这是雄锡山,都纷纷打招呼,雄锡山也笑着回应着。等雄锡山走到了副指挥使的办公室,见到门开着,里面的左鹏站在桌前,大声的训斥着一个巡捕。显得非常气愤。雄锡山走了进去,笑着打着招呼:“左指挥使,什么事这么不高兴啊。”

孩子们喜欢他,他也喜欢孩子,经常带他们外出。他更格外喜欢10岁的乔迪,他还对乔迪父母说,如果他们没有时间,可以放心将孩子交给他。


当然,交给他的后果,后来大家都知道了,这不是一个普通的教练,这是一个魔兽。只是孩子还太小,还不会向家长清楚表达;家长也不当一回事,没能尽早发现。

等到刘叔重新把菜炒好,大家相对沉默地吃着这顿饭。左芝一直给尹菲菲使眼色,希望尹菲菲多跟龙雪姣聊会儿,因为她在聊天方面比较擅长,但是尹菲菲视而不见,一直低头闷声吃饭。好不容易把饭吃完,龙雪姣喊兰苏去外面雇了一辆马车,等到马车来了之后,左芝握着龙雪姣的手说:“龙姐,谢谢款待,有时间到我们那去玩”龙雪姣露出一副天真无邪的笑容,说道:“呵呵,就怕招待不周,你们路上慢点。”无论怎么看,龙雪姣都是个有礼貌的好女孩,可左芝现在只想早点远离她。“再见。”左芝和尹菲菲坐上车从窗户向龙雪姣挥手,一切都小心翼翼,生怕他抽起疯来连她们都打。车一走开,尹菲菲就忍不住叫了起来:“我呸,这个疯婆娘。”左芝狠狠瞪了她一眼,尹菲菲立刻闭上了嘴巴,因为现在也不是说话的时候,车夫可是这里的人,谁知道他认不认识龙雪姣?她俩只好一路沉默,总算到了营地。下车之后,左芝和尹菲菲往营里赶去。左芝跟尹菲菲开玩笑:“你不是要和她们魔鬼营好吗?现在还去不去了?”尹菲菲说:“谁说我要去魔鬼营了?那个方周是住我家隔壁的男孩子,我们一起长大的,虽然现在他去魔鬼营了,但是我也不能不和他交往了吧。”左芝点了点头,说道:“嗯,好,希望你能明白,魔鬼营的人没什么善茬,没事别老和她们走一起。”正说着呢,忽然齐松和蓝凌琪走了过来,这两个人最近打的火热,应该是恋爱了。蓝凌琪见到左芝就跑了过来,拉着左芝的手说道:“怎么和尹菲菲在一起啊?和她去夜店玩了吧?”左芝说:“哪啊?我是这种人吗?尹菲菲带着我和魔鬼营的营长见了一面,玩乐了一下吃了顿饭。”蓝凌琪低声道:“都不叫我们一起去玩。”左芝说:“哪里啊,我们营和她们营最好少见面为好,没一个好东西,要不是非见面不可我才不会和她们去玩呢。好了,以后我们要玩就我们自己营的人一起玩,你是没看到今天魔鬼营营长发疯打人,要不然你非吓到不可。”蓝凌琪这才不说话了。这时候,齐松说道:“行行,这可是你说的啊,当了营长可别不请大家搓一顿啊。”左芝一拍脑门,说道:“哎呀!对了,刚当上营长怎么都得带大家伙吃一顿,你看昨天忙的都给忘了,今天请大家吃饭哈!”大家伙马上叫好,尹菲菲拍着巴掌说:“好,我今天多带点我的姐妹过来捧场,为你能当上营长好好庆祝。”“行行行,我们去个大饭店,好好吃一顿。”左芝当下开始和大家约定时间,定在第二天吃饭。与此同时,索尔兵团团长雄锡山带着几个战士走进了巡捕房,路上的巡捕都认得这是雄锡山,都纷纷打招呼,雄锡山也笑着回应着。等雄锡山走到了副指挥使的办公室,见到门开着,里面的左鹏站在桌前,大声的训斥着一个巡捕。显得非常气愤。雄锡山走了进去,笑着打着招呼:“左指挥使,什么事这么不高兴啊。”

直到1984年的某一天,噩梦发生了,乔迪晚上没有回家。


10岁的孩子,晚上没有回家,他能去哪儿?


父母要急疯了,预感着不测事件发生了,赶紧向警方报警。


接下来的每一天,鲍劳彻夫妇以泪洗面,度日如年,祈祷着孩子能平安归来。


直到第九天,乔迪的父母接到了一个电话,里面是教练多赛特的电话。心碎的母亲质问他,你把孩子带哪儿了,对方支支吾吾,电话挂了……

等到刘叔重新把菜炒好,大家相对沉默地吃着这顿饭。左芝一直给尹菲菲使眼色,希望尹菲菲多跟龙雪姣聊会儿,因为她在聊天方面比较擅长,但是尹菲菲视而不见,一直低头闷声吃饭。好不容易把饭吃完,龙雪姣喊兰苏去外面雇了一辆马车,等到马车来了之后,左芝握着龙雪姣的手说:“龙姐,谢谢款待,有时间到我们那去玩”龙雪姣露出一副天真无邪的笑容,说道:“呵呵,就怕招待不周,你们路上慢点。”无论怎么看,龙雪姣都是个有礼貌的好女孩,可左芝现在只想早点远离她。“再见。”左芝和尹菲菲坐上车从窗户向龙雪姣挥手,一切都小心翼翼,生怕他抽起疯来连她们都打。车一走开,尹菲菲就忍不住叫了起来:“我呸,这个疯婆娘。”左芝狠狠瞪了她一眼,尹菲菲立刻闭上了嘴巴,因为现在也不是说话的时候,车夫可是这里的人,谁知道他认不认识龙雪姣?她俩只好一路沉默,总算到了营地。下车之后,左芝和尹菲菲往营里赶去。左芝跟尹菲菲开玩笑:“你不是要和她们魔鬼营好吗?现在还去不去了?”尹菲菲说:“谁说我要去魔鬼营了?那个方周是住我家隔壁的男孩子,我们一起长大的,虽然现在他去魔鬼营了,但是我也不能不和他交往了吧。”左芝点了点头,说道:“嗯,好,希望你能明白,魔鬼营的人没什么善茬,没事别老和她们走一起。”正说着呢,忽然齐松和蓝凌琪走了过来,这两个人最近打的火热,应该是恋爱了。蓝凌琪见到左芝就跑了过来,拉着左芝的手说道:“怎么和尹菲菲在一起啊?和她去夜店玩了吧?”左芝说:“哪啊?我是这种人吗?尹菲菲带着我和魔鬼营的营长见了一面,玩乐了一下吃了顿饭。”蓝凌琪低声道:“都不叫我们一起去玩。”左芝说:“哪里啊,我们营和她们营最好少见面为好,没一个好东西,要不是非见面不可我才不会和她们去玩呢。好了,以后我们要玩就我们自己营的人一起玩,你是没看到今天魔鬼营营长发疯打人,要不然你非吓到不可。”蓝凌琪这才不说话了。这时候,齐松说道:“行行,这可是你说的啊,当了营长可别不请大家搓一顿啊。”左芝一拍脑门,说道:“哎呀!对了,刚当上营长怎么都得带大家伙吃一顿,你看昨天忙的都给忘了,今天请大家吃饭哈!”大家伙马上叫好,尹菲菲拍着巴掌说:“好,我今天多带点我的姐妹过来捧场,为你能当上营长好好庆祝。”“行行行,我们去个大饭店,好好吃一顿。”左芝当下开始和大家约定时间,定在第二天吃饭。与此同时,索尔兵团团长雄锡山带着几个战士走进了巡捕房,路上的巡捕都认得这是雄锡山,都纷纷打招呼,雄锡山也笑着回应着。等雄锡山走到了副指挥使的办公室,见到门开着,里面的左鹏站在桌前,大声的训斥着一个巡捕。显得非常气愤。雄锡山走了进去,笑着打着招呼:“左指挥使,什么事这么不高兴啊。”

多年后,当乔迪母亲回忆起这段事时,仍然是心有余悸……

等到刘叔重新把菜炒好,大家相对沉默地吃着这顿饭。左芝一直给尹菲菲使眼色,希望尹菲菲多跟龙雪姣聊会儿,因为她在聊天方面比较擅长,但是尹菲菲视而不见,一直低头闷声吃饭。好不容易把饭吃完,龙雪姣喊兰苏去外面雇了一辆马车,等到马车来了之后,左芝握着龙雪姣的手说:“龙姐,谢谢款待,有时间到我们那去玩”龙雪姣露出一副天真无邪的笑容,说道:“呵呵,就怕招待不周,你们路上慢点。”无论怎么看,龙雪姣都是个有礼貌的好女孩,可左芝现在只想早点远离她。“再见。”左芝和尹菲菲坐上车从窗户向龙雪姣挥手,一切都小心翼翼,生怕他抽起疯来连她们都打。车一走开,尹菲菲就忍不住叫了起来:“我呸,这个疯婆娘。”左芝狠狠瞪了她一眼,尹菲菲立刻闭上了嘴巴,因为现在也不是说话的时候,车夫可是这里的人,谁知道他认不认识龙雪姣?她俩只好一路沉默,总算到了营地。下车之后,左芝和尹菲菲往营里赶去。左芝跟尹菲菲开玩笑:“你不是要和她们魔鬼营好吗?现在还去不去了?”尹菲菲说:“谁说我要去魔鬼营了?那个方周是住我家隔壁的男孩子,我们一起长大的,虽然现在他去魔鬼营了,但是我也不能不和他交往了吧。”左芝点了点头,说道:“嗯,好,希望你能明白,魔鬼营的人没什么善茬,没事别老和她们走一起。”正说着呢,忽然齐松和蓝凌琪走了过来,这两个人最近打的火热,应该是恋爱了。蓝凌琪见到左芝就跑了过来,拉着左芝的手说道:“怎么和尹菲菲在一起啊?和她去夜店玩了吧?”左芝说:“哪啊?我是这种人吗?尹菲菲带着我和魔鬼营的营长见了一面,玩乐了一下吃了顿饭。”蓝凌琪低声道:“都不叫我们一起去玩。”左芝说:“哪里啊,我们营和她们营最好少见面为好,没一个好东西,要不是非见面不可我才不会和她们去玩呢。好了,以后我们要玩就我们自己营的人一起玩,你是没看到今天魔鬼营营长发疯打人,要不然你非吓到不可。”蓝凌琪这才不说话了。这时候,齐松说道:“行行,这可是你说的啊,当了营长可别不请大家搓一顿啊。”左芝一拍脑门,说道:“哎呀!对了,刚当上营长怎么都得带大家伙吃一顿,你看昨天忙的都给忘了,今天请大家吃饭哈!”大家伙马上叫好,尹菲菲拍着巴掌说:“好,我今天多带点我的姐妹过来捧场,为你能当上营长好好庆祝。”“行行行,我们去个大饭店,好好吃一顿。”左芝当下开始和大家约定时间,定在第二天吃饭。与此同时,索尔兵团团长雄锡山带着几个战士走进了巡捕房,路上的巡捕都认得这是雄锡山,都纷纷打招呼,雄锡山也笑着回应着。等雄锡山走到了副指挥使的办公室,见到门开着,里面的左鹏站在桌前,大声的训斥着一个巡捕。显得非常气愤。雄锡山走了进去,笑着打着招呼:“左指挥使,什么事这么不高兴啊。”

等到刘叔重新把菜炒好,大家相对沉默地吃着这顿饭。左芝一直给尹菲菲使眼色,希望尹菲菲多跟龙雪姣聊会儿,因为她在聊天方面比较擅长,但是尹菲菲视而不见,一直低头闷声吃饭。好不容易把饭吃完,龙雪姣喊兰苏去外面雇了一辆马车,等到马车来了之后,左芝握着龙雪姣的手说:“龙姐,谢谢款待,有时间到我们那去玩”龙雪姣露出一副天真无邪的笑容,说道:“呵呵,就怕招待不周,你们路上慢点。”无论怎么看,龙雪姣都是个有礼貌的好女孩,可左芝现在只想早点远离她。“再见。”左芝和尹菲菲坐上车从窗户向龙雪姣挥手,一切都小心翼翼,生怕他抽起疯来连她们都打。车一走开,尹菲菲就忍不住叫了起来:“我呸,这个疯婆娘。”左芝狠狠瞪了她一眼,尹菲菲立刻闭上了嘴巴,因为现在也不是说话的时候,车夫可是这里的人,谁知道他认不认识龙雪姣?她俩只好一路沉默,总算到了营地。下车之后,左芝和尹菲菲往营里赶去。左芝跟尹菲菲开玩笑:“你不是要和她们魔鬼营好吗?现在还去不去了?”尹菲菲说:“谁说我要去魔鬼营了?那个方周是住我家隔壁的男孩子,我们一起长大的,虽然现在他去魔鬼营了,但是我也不能不和他交往了吧。”左芝点了点头,说道:“嗯,好,希望你能明白,魔鬼营的人没什么善茬,没事别老和她们走一起。”正说着呢,忽然齐松和蓝凌琪走了过来,这两个人最近打的火热,应该是恋爱了。蓝凌琪见到左芝就跑了过来,拉着左芝的手说道:“怎么和尹菲菲在一起啊?和她去夜店玩了吧?”左芝说:“哪啊?我是这种人吗?尹菲菲带着我和魔鬼营的营长见了一面,玩乐了一下吃了顿饭。”蓝凌琪低声道:“都不叫我们一起去玩。”左芝说:“哪里啊,我们营和她们营最好少见面为好,没一个好东西,要不是非见面不可我才不会和她们去玩呢。好了,以后我们要玩就我们自己营的人一起玩,你是没看到今天魔鬼营营长发疯打人,要不然你非吓到不可。”蓝凌琪这才不说话了。这时候,齐松说道:“行行,这可是你说的啊,当了营长可别不请大家搓一顿啊。”左芝一拍脑门,说道:“哎呀!对了,刚当上营长怎么都得带大家伙吃一顿,你看昨天忙的都给忘了,今天请大家吃饭哈!”大家伙马上叫好,尹菲菲拍着巴掌说:“好,我今天多带点我的姐妹过来捧场,为你能当上营长好好庆祝。”“行行行,我们去个大饭店,好好吃一顿。”左芝当下开始和大家约定时间,定在第二天吃饭。与此同时,索尔兵团团长雄锡山带着几个战士走进了巡捕房,路上的巡捕都认得这是雄锡山,都纷纷打招呼,雄锡山也笑着回应着。等雄锡山走到了副指挥使的办公室,见到门开着,里面的左鹏站在桌前,大声的训斥着一个巡捕。显得非常气愤。雄锡山走了进去,笑着打着招呼:“左指挥使,什么事这么不高兴啊。”

但也正是通过这个电话,警方迅速锁定了教练所在的位置,是加州的一个小旅馆。警方迅速出动,逮捕了教练多赛特,解救出了小乔迪。


不幸中的万幸,乔迪还活着。


在被带走的日子里,每天乔迪都要遭受多赛特性侵,当然,性侵之前也存在,只是父母都没有发现。


在警方护送下,乔迪回到了父母的怀抱,一家人喜极而泣,母亲先捧起儿子的脸蛋,看了又看……

等到刘叔重新把菜炒好,大家相对沉默地吃着这顿饭。左芝一直给尹菲菲使眼色,希望尹菲菲多跟龙雪姣聊会儿,因为她在聊天方面比较擅长,但是尹菲菲视而不见,一直低头闷声吃饭。好不容易把饭吃完,龙雪姣喊兰苏去外面雇了一辆马车,等到马车来了之后,左芝握着龙雪姣的手说:“龙姐,谢谢款待,有时间到我们那去玩”龙雪姣露出一副天真无邪的笑容,说道:“呵呵,就怕招待不周,你们路上慢点。”无论怎么看,龙雪姣都是个有礼貌的好女孩,可左芝现在只想早点远离她。“再见。”左芝和尹菲菲坐上车从窗户向龙雪姣挥手,一切都小心翼翼,生怕他抽起疯来连她们都打。车一走开,尹菲菲就忍不住叫了起来:“我呸,这个疯婆娘。”左芝狠狠瞪了她一眼,尹菲菲立刻闭上了嘴巴,因为现在也不是说话的时候,车夫可是这里的人,谁知道他认不认识龙雪姣?她俩只好一路沉默,总算到了营地。下车之后,左芝和尹菲菲往营里赶去。左芝跟尹菲菲开玩笑:“你不是要和她们魔鬼营好吗?现在还去不去了?”尹菲菲说:“谁说我要去魔鬼营了?那个方周是住我家隔壁的男孩子,我们一起长大的,虽然现在他去魔鬼营了,但是我也不能不和他交往了吧。”左芝点了点头,说道:“嗯,好,希望你能明白,魔鬼营的人没什么善茬,没事别老和她们走一起。”正说着呢,忽然齐松和蓝凌琪走了过来,这两个人最近打的火热,应该是恋爱了。蓝凌琪见到左芝就跑了过来,拉着左芝的手说道:“怎么和尹菲菲在一起啊?和她去夜店玩了吧?”左芝说:“哪啊?我是这种人吗?尹菲菲带着我和魔鬼营的营长见了一面,玩乐了一下吃了顿饭。”蓝凌琪低声道:“都不叫我们一起去玩。”左芝说:“哪里啊,我们营和她们营最好少见面为好,没一个好东西,要不是非见面不可我才不会和她们去玩呢。好了,以后我们要玩就我们自己营的人一起玩,你是没看到今天魔鬼营营长发疯打人,要不然你非吓到不可。”蓝凌琪这才不说话了。这时候,齐松说道:“行行,这可是你说的啊,当了营长可别不请大家搓一顿啊。”左芝一拍脑门,说道:“哎呀!对了,刚当上营长怎么都得带大家伙吃一顿,你看昨天忙的都给忘了,今天请大家吃饭哈!”大家伙马上叫好,尹菲菲拍着巴掌说:“好,我今天多带点我的姐妹过来捧场,为你能当上营长好好庆祝。”“行行行,我们去个大饭店,好好吃一顿。”左芝当下开始和大家约定时间,定在第二天吃饭。与此同时,索尔兵团团长雄锡山带着几个战士走进了巡捕房,路上的巡捕都认得这是雄锡山,都纷纷打招呼,雄锡山也笑着回应着。等雄锡山走到了副指挥使的办公室,见到门开着,里面的左鹏站在桌前,大声的训斥着一个巡捕。显得非常气愤。雄锡山走了进去,笑着打着招呼:“左指挥使,什么事这么不高兴啊。”

等到刘叔重新把菜炒好,大家相对沉默地吃着这顿饭。左芝一直给尹菲菲使眼色,希望尹菲菲多跟龙雪姣聊会儿,因为她在聊天方面比较擅长,但是尹菲菲视而不见,一直低头闷声吃饭。好不容易把饭吃完,龙雪姣喊兰苏去外面雇了一辆马车,等到马车来了之后,左芝握着龙雪姣的手说:“龙姐,谢谢款待,有时间到我们那去玩”龙雪姣露出一副天真无邪的笑容,说道:“呵呵,就怕招待不周,你们路上慢点。”无论怎么看,龙雪姣都是个有礼貌的好女孩,可左芝现在只想早点远离她。“再见。”左芝和尹菲菲坐上车从窗户向龙雪姣挥手,一切都小心翼翼,生怕他抽起疯来连她们都打。车一走开,尹菲菲就忍不住叫了起来:“我呸,这个疯婆娘。”左芝狠狠瞪了她一眼,尹菲菲立刻闭上了嘴巴,因为现在也不是说话的时候,车夫可是这里的人,谁知道他认不认识龙雪姣?她俩只好一路沉默,总算到了营地。下车之后,左芝和尹菲菲往营里赶去。左芝跟尹菲菲开玩笑:“你不是要和她们魔鬼营好吗?现在还去不去了?”尹菲菲说:“谁说我要去魔鬼营了?那个方周是住我家隔壁的男孩子,我们一起长大的,虽然现在他去魔鬼营了,但是我也不能不和他交往了吧。”左芝点了点头,说道:“嗯,好,希望你能明白,魔鬼营的人没什么善茬,没事别老和她们走一起。”正说着呢,忽然齐松和蓝凌琪走了过来,这两个人最近打的火热,应该是恋爱了。蓝凌琪见到左芝就跑了过来,拉着左芝的手说道:“怎么和尹菲菲在一起啊?和她去夜店玩了吧?”左芝说:“哪啊?我是这种人吗?尹菲菲带着我和魔鬼营的营长见了一面,玩乐了一下吃了顿饭。”蓝凌琪低声道:“都不叫我们一起去玩。”左芝说:“哪里啊,我们营和她们营最好少见面为好,没一个好东西,要不是非见面不可我才不会和她们去玩呢。好了,以后我们要玩就我们自己营的人一起玩,你是没看到今天魔鬼营营长发疯打人,要不然你非吓到不可。”蓝凌琪这才不说话了。这时候,齐松说道:“行行,这可是你说的啊,当了营长可别不请大家搓一顿啊。”左芝一拍脑门,说道:“哎呀!对了,刚当上营长怎么都得带大家伙吃一顿,你看昨天忙的都给忘了,今天请大家吃饭哈!”大家伙马上叫好,尹菲菲拍着巴掌说:“好,我今天多带点我的姐妹过来捧场,为你能当上营长好好庆祝。”“行行行,我们去个大饭店,好好吃一顿。”左芝当下开始和大家约定时间,定在第二天吃饭。与此同时,索尔兵团团长雄锡山带着几个战士走进了巡捕房,路上的巡捕都认得这是雄锡山,都纷纷打招呼,雄锡山也笑着回应着。等雄锡山走到了副指挥使的办公室,见到门开着,里面的左鹏站在桌前,大声的训斥着一个巡捕。显得非常气愤。雄锡山走了进去,笑着打着招呼:“左指挥使,什么事这么不高兴啊。”

【2】

耻辱,背叛,伤害,乔迪的父母每天生活在阴影中。


父亲鲍劳彻为没有保护好儿子而自责,更对教练多赛特的无耻感到愤怒,他无法原谅这名教练对自己儿子所做的禽兽行为。


空军退役的他,作出了一个最简单的决定。


1984年3月16日,教练多赛特被警方从加州带来,抵达路易斯安那州巴吞鲁日的机场。


他手被铐,穿橙色上衣,尽管犯下了严重罪行,但摇头晃脑,依然是一脸的毫不在乎……

等到刘叔重新把菜炒好,大家相对沉默地吃着这顿饭。左芝一直给尹菲菲使眼色,希望尹菲菲多跟龙雪姣聊会儿,因为她在聊天方面比较擅长,但是尹菲菲视而不见,一直低头闷声吃饭。好不容易把饭吃完,龙雪姣喊兰苏去外面雇了一辆马车,等到马车来了之后,左芝握着龙雪姣的手说:“龙姐,谢谢款待,有时间到我们那去玩”龙雪姣露出一副天真无邪的笑容,说道:“呵呵,就怕招待不周,你们路上慢点。”无论怎么看,龙雪姣都是个有礼貌的好女孩,可左芝现在只想早点远离她。“再见。”左芝和尹菲菲坐上车从窗户向龙雪姣挥手,一切都小心翼翼,生怕他抽起疯来连她们都打。车一走开,尹菲菲就忍不住叫了起来:“我呸,这个疯婆娘。”左芝狠狠瞪了她一眼,尹菲菲立刻闭上了嘴巴,因为现在也不是说话的时候,车夫可是这里的人,谁知道他认不认识龙雪姣?她俩只好一路沉默,总算到了营地。下车之后,左芝和尹菲菲往营里赶去。左芝跟尹菲菲开玩笑:“你不是要和她们魔鬼营好吗?现在还去不去了?”尹菲菲说:“谁说我要去魔鬼营了?那个方周是住我家隔壁的男孩子,我们一起长大的,虽然现在他去魔鬼营了,但是我也不能不和他交往了吧。”左芝点了点头,说道:“嗯,好,希望你能明白,魔鬼营的人没什么善茬,没事别老和她们走一起。”正说着呢,忽然齐松和蓝凌琪走了过来,这两个人最近打的火热,应该是恋爱了。蓝凌琪见到左芝就跑了过来,拉着左芝的手说道:“怎么和尹菲菲在一起啊?和她去夜店玩了吧?”左芝说:“哪啊?我是这种人吗?尹菲菲带着我和魔鬼营的营长见了一面,玩乐了一下吃了顿饭。”蓝凌琪低声道:“都不叫我们一起去玩。”左芝说:“哪里啊,我们营和她们营最好少见面为好,没一个好东西,要不是非见面不可我才不会和她们去玩呢。好了,以后我们要玩就我们自己营的人一起玩,你是没看到今天魔鬼营营长发疯打人,要不然你非吓到不可。”蓝凌琪这才不说话了。这时候,齐松说道:“行行,这可是你说的啊,当了营长可别不请大家搓一顿啊。”左芝一拍脑门,说道:“哎呀!对了,刚当上营长怎么都得带大家伙吃一顿,你看昨天忙的都给忘了,今天请大家吃饭哈!”大家伙马上叫好,尹菲菲拍着巴掌说:“好,我今天多带点我的姐妹过来捧场,为你能当上营长好好庆祝。”“行行行,我们去个大饭店,好好吃一顿。”左芝当下开始和大家约定时间,定在第二天吃饭。与此同时,索尔兵团团长雄锡山带着几个战士走进了巡捕房,路上的巡捕都认得这是雄锡山,都纷纷打招呼,雄锡山也笑着回应着。等雄锡山走到了副指挥使的办公室,见到门开着,里面的左鹏站在桌前,大声的训斥着一个巡捕。显得非常气愤。雄锡山走了进去,笑着打着招呼:“左指挥使,什么事这么不高兴啊。”

等到刘叔重新把菜炒好,大家相对沉默地吃着这顿饭。左芝一直给尹菲菲使眼色,希望尹菲菲多跟龙雪姣聊会儿,因为她在聊天方面比较擅长,但是尹菲菲视而不见,一直低头闷声吃饭。好不容易把饭吃完,龙雪姣喊兰苏去外面雇了一辆马车,等到马车来了之后,左芝握着龙雪姣的手说:“龙姐,谢谢款待,有时间到我们那去玩”龙雪姣露出一副天真无邪的笑容,说道:“呵呵,就怕招待不周,你们路上慢点。”无论怎么看,龙雪姣都是个有礼貌的好女孩,可左芝现在只想早点远离她。“再见。”左芝和尹菲菲坐上车从窗户向龙雪姣挥手,一切都小心翼翼,生怕他抽起疯来连她们都打。车一走开,尹菲菲就忍不住叫了起来:“我呸,这个疯婆娘。”左芝狠狠瞪了她一眼,尹菲菲立刻闭上了嘴巴,因为现在也不是说话的时候,车夫可是这里的人,谁知道他认不认识龙雪姣?她俩只好一路沉默,总算到了营地。下车之后,左芝和尹菲菲往营里赶去。左芝跟尹菲菲开玩笑:“你不是要和她们魔鬼营好吗?现在还去不去了?”尹菲菲说:“谁说我要去魔鬼营了?那个方周是住我家隔壁的男孩子,我们一起长大的,虽然现在他去魔鬼营了,但是我也不能不和他交往了吧。”左芝点了点头,说道:“嗯,好,希望你能明白,魔鬼营的人没什么善茬,没事别老和她们走一起。”正说着呢,忽然齐松和蓝凌琪走了过来,这两个人最近打的火热,应该是恋爱了。蓝凌琪见到左芝就跑了过来,拉着左芝的手说道:“怎么和尹菲菲在一起啊?和她去夜店玩了吧?”左芝说:“哪啊?我是这种人吗?尹菲菲带着我和魔鬼营的营长见了一面,玩乐了一下吃了顿饭。”蓝凌琪低声道:“都不叫我们一起去玩。”左芝说:“哪里啊,我们营和她们营最好少见面为好,没一个好东西,要不是非见面不可我才不会和她们去玩呢。好了,以后我们要玩就我们自己营的人一起玩,你是没看到今天魔鬼营营长发疯打人,要不然你非吓到不可。”蓝凌琪这才不说话了。这时候,齐松说道:“行行,这可是你说的啊,当了营长可别不请大家搓一顿啊。”左芝一拍脑门,说道:“哎呀!对了,刚当上营长怎么都得带大家伙吃一顿,你看昨天忙的都给忘了,今天请大家吃饭哈!”大家伙马上叫好,尹菲菲拍着巴掌说:“好,我今天多带点我的姐妹过来捧场,为你能当上营长好好庆祝。”“行行行,我们去个大饭店,好好吃一顿。”左芝当下开始和大家约定时间,定在第二天吃饭。与此同时,索尔兵团团长雄锡山带着几个战士走进了巡捕房,路上的巡捕都认得这是雄锡山,都纷纷打招呼,雄锡山也笑着回应着。等雄锡山走到了副指挥使的办公室,见到门开着,里面的左鹏站在桌前,大声的训斥着一个巡捕。显得非常气愤。雄锡山走了进去,笑着打着招呼:“左指挥使,什么事这么不高兴啊。”

按照法律,他最多也就是判一个较长的徒刑。但他不知道,接下来等待他的是什么。


父亲鲍劳彻偷偷藏在了机场的一排电话亭旁,等待着这个衣冠禽兽的到来,他的手里,拿着一把38口径的左轮手枪。


鲍劳彻戴着帽子,装作在打电话,警方和教练多赛特也没有多想,径直从他身边走过。但就在最靠近的一刻,父亲鲍劳彻调转身来,毫无犹豫地举起枪,朝多赛特脑袋开了一枪。

等到刘叔重新把菜炒好,大家相对沉默地吃着这顿饭。左芝一直给尹菲菲使眼色,希望尹菲菲多跟龙雪姣聊会儿,因为她在聊天方面比较擅长,但是尹菲菲视而不见,一直低头闷声吃饭。好不容易把饭吃完,龙雪姣喊兰苏去外面雇了一辆马车,等到马车来了之后,左芝握着龙雪姣的手说:“龙姐,谢谢款待,有时间到我们那去玩”龙雪姣露出一副天真无邪的笑容,说道:“呵呵,就怕招待不周,你们路上慢点。”无论怎么看,龙雪姣都是个有礼貌的好女孩,可左芝现在只想早点远离她。“再见。”左芝和尹菲菲坐上车从窗户向龙雪姣挥手,一切都小心翼翼,生怕他抽起疯来连她们都打。车一走开,尹菲菲就忍不住叫了起来:“我呸,这个疯婆娘。”左芝狠狠瞪了她一眼,尹菲菲立刻闭上了嘴巴,因为现在也不是说话的时候,车夫可是这里的人,谁知道他认不认识龙雪姣?她俩只好一路沉默,总算到了营地。下车之后,左芝和尹菲菲往营里赶去。左芝跟尹菲菲开玩笑:“你不是要和她们魔鬼营好吗?现在还去不去了?”尹菲菲说:“谁说我要去魔鬼营了?那个方周是住我家隔壁的男孩子,我们一起长大的,虽然现在他去魔鬼营了,但是我也不能不和他交往了吧。”左芝点了点头,说道:“嗯,好,希望你能明白,魔鬼营的人没什么善茬,没事别老和她们走一起。”正说着呢,忽然齐松和蓝凌琪走了过来,这两个人最近打的火热,应该是恋爱了。蓝凌琪见到左芝就跑了过来,拉着左芝的手说道:“怎么和尹菲菲在一起啊?和她去夜店玩了吧?”左芝说:“哪啊?我是这种人吗?尹菲菲带着我和魔鬼营的营长见了一面,玩乐了一下吃了顿饭。”蓝凌琪低声道:“都不叫我们一起去玩。”左芝说:“哪里啊,我们营和她们营最好少见面为好,没一个好东西,要不是非见面不可我才不会和她们去玩呢。好了,以后我们要玩就我们自己营的人一起玩,你是没看到今天魔鬼营营长发疯打人,要不然你非吓到不可。”蓝凌琪这才不说话了。这时候,齐松说道:“行行,这可是你说的啊,当了营长可别不请大家搓一顿啊。”左芝一拍脑门,说道:“哎呀!对了,刚当上营长怎么都得带大家伙吃一顿,你看昨天忙的都给忘了,今天请大家吃饭哈!”大家伙马上叫好,尹菲菲拍着巴掌说:“好,我今天多带点我的姐妹过来捧场,为你能当上营长好好庆祝。”“行行行,我们去个大饭店,好好吃一顿。”左芝当下开始和大家约定时间,定在第二天吃饭。与此同时,索尔兵团团长雄锡山带着几个战士走进了巡捕房,路上的巡捕都认得这是雄锡山,都纷纷打招呼,雄锡山也笑着回应着。等雄锡山走到了副指挥使的办公室,见到门开着,里面的左鹏站在桌前,大声的训斥着一个巡捕。显得非常气愤。雄锡山走了进去,笑着打着招呼:“左指挥使,什么事这么不高兴啊。”

等到刘叔重新把菜炒好,大家相对沉默地吃着这顿饭。左芝一直给尹菲菲使眼色,希望尹菲菲多跟龙雪姣聊会儿,因为她在聊天方面比较擅长,但是尹菲菲视而不见,一直低头闷声吃饭。好不容易把饭吃完,龙雪姣喊兰苏去外面雇了一辆马车,等到马车来了之后,左芝握着龙雪姣的手说:“龙姐,谢谢款待,有时间到我们那去玩”龙雪姣露出一副天真无邪的笑容,说道:“呵呵,就怕招待不周,你们路上慢点。”无论怎么看,龙雪姣都是个有礼貌的好女孩,可左芝现在只想早点远离她。“再见。”左芝和尹菲菲坐上车从窗户向龙雪姣挥手,一切都小心翼翼,生怕他抽起疯来连她们都打。车一走开,尹菲菲就忍不住叫了起来:“我呸,这个疯婆娘。”左芝狠狠瞪了她一眼,尹菲菲立刻闭上了嘴巴,因为现在也不是说话的时候,车夫可是这里的人,谁知道他认不认识龙雪姣?她俩只好一路沉默,总算到了营地。下车之后,左芝和尹菲菲往营里赶去。左芝跟尹菲菲开玩笑:“你不是要和她们魔鬼营好吗?现在还去不去了?”尹菲菲说:“谁说我要去魔鬼营了?那个方周是住我家隔壁的男孩子,我们一起长大的,虽然现在他去魔鬼营了,但是我也不能不和他交往了吧。”左芝点了点头,说道:“嗯,好,希望你能明白,魔鬼营的人没什么善茬,没事别老和她们走一起。”正说着呢,忽然齐松和蓝凌琪走了过来,这两个人最近打的火热,应该是恋爱了。蓝凌琪见到左芝就跑了过来,拉着左芝的手说道:“怎么和尹菲菲在一起啊?和她去夜店玩了吧?”左芝说:“哪啊?我是这种人吗?尹菲菲带着我和魔鬼营的营长见了一面,玩乐了一下吃了顿饭。”蓝凌琪低声道:“都不叫我们一起去玩。”左芝说:“哪里啊,我们营和她们营最好少见面为好,没一个好东西,要不是非见面不可我才不会和她们去玩呢。好了,以后我们要玩就我们自己营的人一起玩,你是没看到今天魔鬼营营长发疯打人,要不然你非吓到不可。”蓝凌琪这才不说话了。这时候,齐松说道:“行行,这可是你说的啊,当了营长可别不请大家搓一顿啊。”左芝一拍脑门,说道:“哎呀!对了,刚当上营长怎么都得带大家伙吃一顿,你看昨天忙的都给忘了,今天请大家吃饭哈!”大家伙马上叫好,尹菲菲拍着巴掌说:“好,我今天多带点我的姐妹过来捧场,为你能当上营长好好庆祝。”“行行行,我们去个大饭店,好好吃一顿。”左芝当下开始和大家约定时间,定在第二天吃饭。与此同时,索尔兵团团长雄锡山带着几个战士走进了巡捕房,路上的巡捕都认得这是雄锡山,都纷纷打招呼,雄锡山也笑着回应着。等雄锡山走到了副指挥使的办公室,见到门开着,里面的左鹏站在桌前,大声的训斥着一个巡捕。显得非常气愤。雄锡山走了进去,笑着打着招呼:“左指挥使,什么事这么不高兴啊。”

多赛特应声倒下,他再也不能一脸不屑了。


第二天,他被抢救无效,宣告死亡。

等到刘叔重新把菜炒好,大家相对沉默地吃着这顿饭。左芝一直给尹菲菲使眼色,希望尹菲菲多跟龙雪姣聊会儿,因为她在聊天方面比较擅长,但是尹菲菲视而不见,一直低头闷声吃饭。好不容易把饭吃完,龙雪姣喊兰苏去外面雇了一辆马车,等到马车来了之后,左芝握着龙雪姣的手说:“龙姐,谢谢款待,有时间到我们那去玩”龙雪姣露出一副天真无邪的笑容,说道:“呵呵,就怕招待不周,你们路上慢点。”无论怎么看,龙雪姣都是个有礼貌的好女孩,可左芝现在只想早点远离她。“再见。”左芝和尹菲菲坐上车从窗户向龙雪姣挥手,一切都小心翼翼,生怕他抽起疯来连她们都打。车一走开,尹菲菲就忍不住叫了起来:“我呸,这个疯婆娘。”左芝狠狠瞪了她一眼,尹菲菲立刻闭上了嘴巴,因为现在也不是说话的时候,车夫可是这里的人,谁知道他认不认识龙雪姣?她俩只好一路沉默,总算到了营地。下车之后,左芝和尹菲菲往营里赶去。左芝跟尹菲菲开玩笑:“你不是要和她们魔鬼营好吗?现在还去不去了?”尹菲菲说:“谁说我要去魔鬼营了?那个方周是住我家隔壁的男孩子,我们一起长大的,虽然现在他去魔鬼营了,但是我也不能不和他交往了吧。”左芝点了点头,说道:“嗯,好,希望你能明白,魔鬼营的人没什么善茬,没事别老和她们走一起。”正说着呢,忽然齐松和蓝凌琪走了过来,这两个人最近打的火热,应该是恋爱了。蓝凌琪见到左芝就跑了过来,拉着左芝的手说道:“怎么和尹菲菲在一起啊?和她去夜店玩了吧?”左芝说:“哪啊?我是这种人吗?尹菲菲带着我和魔鬼营的营长见了一面,玩乐了一下吃了顿饭。”蓝凌琪低声道:“都不叫我们一起去玩。”左芝说:“哪里啊,我们营和她们营最好少见面为好,没一个好东西,要不是非见面不可我才不会和她们去玩呢。好了,以后我们要玩就我们自己营的人一起玩,你是没看到今天魔鬼营营长发疯打人,要不然你非吓到不可。”蓝凌琪这才不说话了。这时候,齐松说道:“行行,这可是你说的啊,当了营长可别不请大家搓一顿啊。”左芝一拍脑门,说道:“哎呀!对了,刚当上营长怎么都得带大家伙吃一顿,你看昨天忙的都给忘了,今天请大家吃饭哈!”大家伙马上叫好,尹菲菲拍着巴掌说:“好,我今天多带点我的姐妹过来捧场,为你能当上营长好好庆祝。”“行行行,我们去个大饭店,好好吃一顿。”左芝当下开始和大家约定时间,定在第二天吃饭。与此同时,索尔兵团团长雄锡山带着几个战士走进了巡捕房,路上的巡捕都认得这是雄锡山,都纷纷打招呼,雄锡山也笑着回应着。等雄锡山走到了副指挥使的办公室,见到门开着,里面的左鹏站在桌前,大声的训斥着一个巡捕。显得非常气愤。雄锡山走了进去,笑着打着招呼:“左指挥使,什么事这么不高兴啊。”

等到刘叔重新把菜炒好,大家相对沉默地吃着这顿饭。左芝一直给尹菲菲使眼色,希望尹菲菲多跟龙雪姣聊会儿,因为她在聊天方面比较擅长,但是尹菲菲视而不见,一直低头闷声吃饭。好不容易把饭吃完,龙雪姣喊兰苏去外面雇了一辆马车,等到马车来了之后,左芝握着龙雪姣的手说:“龙姐,谢谢款待,有时间到我们那去玩”龙雪姣露出一副天真无邪的笑容,说道:“呵呵,就怕招待不周,你们路上慢点。”无论怎么看,龙雪姣都是个有礼貌的好女孩,可左芝现在只想早点远离她。“再见。”左芝和尹菲菲坐上车从窗户向龙雪姣挥手,一切都小心翼翼,生怕他抽起疯来连她们都打。车一走开,尹菲菲就忍不住叫了起来:“我呸,这个疯婆娘。”左芝狠狠瞪了她一眼,尹菲菲立刻闭上了嘴巴,因为现在也不是说话的时候,车夫可是这里的人,谁知道他认不认识龙雪姣?她俩只好一路沉默,总算到了营地。下车之后,左芝和尹菲菲往营里赶去。左芝跟尹菲菲开玩笑:“你不是要和她们魔鬼营好吗?现在还去不去了?”尹菲菲说:“谁说我要去魔鬼营了?那个方周是住我家隔壁的男孩子,我们一起长大的,虽然现在他去魔鬼营了,但是我也不能不和他交往了吧。”左芝点了点头,说道:“嗯,好,希望你能明白,魔鬼营的人没什么善茬,没事别老和她们走一起。”正说着呢,忽然齐松和蓝凌琪走了过来,这两个人最近打的火热,应该是恋爱了。蓝凌琪见到左芝就跑了过来,拉着左芝的手说道:“怎么和尹菲菲在一起啊?和她去夜店玩了吧?”左芝说:“哪啊?我是这种人吗?尹菲菲带着我和魔鬼营的营长见了一面,玩乐了一下吃了顿饭。”蓝凌琪低声道:“都不叫我们一起去玩。”左芝说:“哪里啊,我们营和她们营最好少见面为好,没一个好东西,要不是非见面不可我才不会和她们去玩呢。好了,以后我们要玩就我们自己营的人一起玩,你是没看到今天魔鬼营营长发疯打人,要不然你非吓到不可。”蓝凌琪这才不说话了。这时候,齐松说道:“行行,这可是你说的啊,当了营长可别不请大家搓一顿啊。”左芝一拍脑门,说道:“哎呀!对了,刚当上营长怎么都得带大家伙吃一顿,你看昨天忙的都给忘了,今天请大家吃饭哈!”大家伙马上叫好,尹菲菲拍着巴掌说:“好,我今天多带点我的姐妹过来捧场,为你能当上营长好好庆祝。”“行行行,我们去个大饭店,好好吃一顿。”左芝当下开始和大家约定时间,定在第二天吃饭。与此同时,索尔兵团团长雄锡山带着几个战士走进了巡捕房,路上的巡捕都认得这是雄锡山,都纷纷打招呼,雄锡山也笑着回应着。等雄锡山走到了副指挥使的办公室,见到门开着,里面的左鹏站在桌前,大声的训斥着一个巡捕。显得非常气愤。雄锡山走了进去,笑着打着招呼:“左指挥使,什么事这么不高兴啊。”

多赛特倒在了了地上,鲍劳彻似乎还余怒未消,还想再补上几枪。


押送嫌犯的警察,立刻认出了开枪的是小乔迪的父亲,马上冲上去制止他:


“加瑞!为什么!为什么你要这样做!”

等到刘叔重新把菜炒好,大家相对沉默地吃着这顿饭。左芝一直给尹菲菲使眼色,希望尹菲菲多跟龙雪姣聊会儿,因为她在聊天方面比较擅长,但是尹菲菲视而不见,一直低头闷声吃饭。好不容易把饭吃完,龙雪姣喊兰苏去外面雇了一辆马车,等到马车来了之后,左芝握着龙雪姣的手说:“龙姐,谢谢款待,有时间到我们那去玩”龙雪姣露出一副天真无邪的笑容,说道:“呵呵,就怕招待不周,你们路上慢点。”无论怎么看,龙雪姣都是个有礼貌的好女孩,可左芝现在只想早点远离她。“再见。”左芝和尹菲菲坐上车从窗户向龙雪姣挥手,一切都小心翼翼,生怕他抽起疯来连她们都打。车一走开,尹菲菲就忍不住叫了起来:“我呸,这个疯婆娘。”左芝狠狠瞪了她一眼,尹菲菲立刻闭上了嘴巴,因为现在也不是说话的时候,车夫可是这里的人,谁知道他认不认识龙雪姣?她俩只好一路沉默,总算到了营地。下车之后,左芝和尹菲菲往营里赶去。左芝跟尹菲菲开玩笑:“你不是要和她们魔鬼营好吗?现在还去不去了?”尹菲菲说:“谁说我要去魔鬼营了?那个方周是住我家隔壁的男孩子,我们一起长大的,虽然现在他去魔鬼营了,但是我也不能不和他交往了吧。”左芝点了点头,说道:“嗯,好,希望你能明白,魔鬼营的人没什么善茬,没事别老和她们走一起。”正说着呢,忽然齐松和蓝凌琪走了过来,这两个人最近打的火热,应该是恋爱了。蓝凌琪见到左芝就跑了过来,拉着左芝的手说道:“怎么和尹菲菲在一起啊?和她去夜店玩了吧?”左芝说:“哪啊?我是这种人吗?尹菲菲带着我和魔鬼营的营长见了一面,玩乐了一下吃了顿饭。”蓝凌琪低声道:“都不叫我们一起去玩。”左芝说:“哪里啊,我们营和她们营最好少见面为好,没一个好东西,要不是非见面不可我才不会和她们去玩呢。好了,以后我们要玩就我们自己营的人一起玩,你是没看到今天魔鬼营营长发疯打人,要不然你非吓到不可。”蓝凌琪这才不说话了。这时候,齐松说道:“行行,这可是你说的啊,当了营长可别不请大家搓一顿啊。”左芝一拍脑门,说道:“哎呀!对了,刚当上营长怎么都得带大家伙吃一顿,你看昨天忙的都给忘了,今天请大家吃饭哈!”大家伙马上叫好,尹菲菲拍着巴掌说:“好,我今天多带点我的姐妹过来捧场,为你能当上营长好好庆祝。”“行行行,我们去个大饭店,好好吃一顿。”左芝当下开始和大家约定时间,定在第二天吃饭。与此同时,索尔兵团团长雄锡山带着几个战士走进了巡捕房,路上的巡捕都认得这是雄锡山,都纷纷打招呼,雄锡山也笑着回应着。等雄锡山走到了副指挥使的办公室,见到门开着,里面的左鹏站在桌前,大声的训斥着一个巡捕。显得非常气愤。雄锡山走了进去,笑着打着招呼:“左指挥使,什么事这么不高兴啊。”

等到刘叔重新把菜炒好,大家相对沉默地吃着这顿饭。左芝一直给尹菲菲使眼色,希望尹菲菲多跟龙雪姣聊会儿,因为她在聊天方面比较擅长,但是尹菲菲视而不见,一直低头闷声吃饭。好不容易把饭吃完,龙雪姣喊兰苏去外面雇了一辆马车,等到马车来了之后,左芝握着龙雪姣的手说:“龙姐,谢谢款待,有时间到我们那去玩”龙雪姣露出一副天真无邪的笑容,说道:“呵呵,就怕招待不周,你们路上慢点。”无论怎么看,龙雪姣都是个有礼貌的好女孩,可左芝现在只想早点远离她。“再见。”左芝和尹菲菲坐上车从窗户向龙雪姣挥手,一切都小心翼翼,生怕他抽起疯来连她们都打。车一走开,尹菲菲就忍不住叫了起来:“我呸,这个疯婆娘。”左芝狠狠瞪了她一眼,尹菲菲立刻闭上了嘴巴,因为现在也不是说话的时候,车夫可是这里的人,谁知道他认不认识龙雪姣?她俩只好一路沉默,总算到了营地。下车之后,左芝和尹菲菲往营里赶去。左芝跟尹菲菲开玩笑:“你不是要和她们魔鬼营好吗?现在还去不去了?”尹菲菲说:“谁说我要去魔鬼营了?那个方周是住我家隔壁的男孩子,我们一起长大的,虽然现在他去魔鬼营了,但是我也不能不和他交往了吧。”左芝点了点头,说道:“嗯,好,希望你能明白,魔鬼营的人没什么善茬,没事别老和她们走一起。”正说着呢,忽然齐松和蓝凌琪走了过来,这两个人最近打的火热,应该是恋爱了。蓝凌琪见到左芝就跑了过来,拉着左芝的手说道:“怎么和尹菲菲在一起啊?和她去夜店玩了吧?”左芝说:“哪啊?我是这种人吗?尹菲菲带着我和魔鬼营的营长见了一面,玩乐了一下吃了顿饭。”蓝凌琪低声道:“都不叫我们一起去玩。”左芝说:“哪里啊,我们营和她们营最好少见面为好,没一个好东西,要不是非见面不可我才不会和她们去玩呢。好了,以后我们要玩就我们自己营的人一起玩,你是没看到今天魔鬼营营长发疯打人,要不然你非吓到不可。”蓝凌琪这才不说话了。这时候,齐松说道:“行行,这可是你说的啊,当了营长可别不请大家搓一顿啊。”左芝一拍脑门,说道:“哎呀!对了,刚当上营长怎么都得带大家伙吃一顿,你看昨天忙的都给忘了,今天请大家吃饭哈!”大家伙马上叫好,尹菲菲拍着巴掌说:“好,我今天多带点我的姐妹过来捧场,为你能当上营长好好庆祝。”“行行行,我们去个大饭店,好好吃一顿。”左芝当下开始和大家约定时间,定在第二天吃饭。与此同时,索尔兵团团长雄锡山带着几个战士走进了巡捕房,路上的巡捕都认得这是雄锡山,都纷纷打招呼,雄锡山也笑着回应着。等雄锡山走到了副指挥使的办公室,见到门开着,里面的左鹏站在桌前,大声的训斥着一个巡捕。显得非常气愤。雄锡山走了进去,笑着打着招呼:“左指挥使,什么事这么不高兴啊。”

父亲没有回答,他也没有抵抗,任凭警察将他抱住,缴下他手里的枪。我看到有公号这样表述:


报仇的快意,让他得到了解脱……

等到刘叔重新把菜炒好,大家相对沉默地吃着这顿饭。左芝一直给尹菲菲使眼色,希望尹菲菲多跟龙雪姣聊会儿,因为她在聊天方面比较擅长,但是尹菲菲视而不见,一直低头闷声吃饭。好不容易把饭吃完,龙雪姣喊兰苏去外面雇了一辆马车,等到马车来了之后,左芝握着龙雪姣的手说:“龙姐,谢谢款待,有时间到我们那去玩”龙雪姣露出一副天真无邪的笑容,说道:“呵呵,就怕招待不周,你们路上慢点。”无论怎么看,龙雪姣都是个有礼貌的好女孩,可左芝现在只想早点远离她。“再见。”左芝和尹菲菲坐上车从窗户向龙雪姣挥手,一切都小心翼翼,生怕他抽起疯来连她们都打。车一走开,尹菲菲就忍不住叫了起来:“我呸,这个疯婆娘。”左芝狠狠瞪了她一眼,尹菲菲立刻闭上了嘴巴,因为现在也不是说话的时候,车夫可是这里的人,谁知道他认不认识龙雪姣?她俩只好一路沉默,总算到了营地。下车之后,左芝和尹菲菲往营里赶去。左芝跟尹菲菲开玩笑:“你不是要和她们魔鬼营好吗?现在还去不去了?”尹菲菲说:“谁说我要去魔鬼营了?那个方周是住我家隔壁的男孩子,我们一起长大的,虽然现在他去魔鬼营了,但是我也不能不和他交往了吧。”左芝点了点头,说道:“嗯,好,希望你能明白,魔鬼营的人没什么善茬,没事别老和她们走一起。”正说着呢,忽然齐松和蓝凌琪走了过来,这两个人最近打的火热,应该是恋爱了。蓝凌琪见到左芝就跑了过来,拉着左芝的手说道:“怎么和尹菲菲在一起啊?和她去夜店玩了吧?”左芝说:“哪啊?我是这种人吗?尹菲菲带着我和魔鬼营的营长见了一面,玩乐了一下吃了顿饭。”蓝凌琪低声道:“都不叫我们一起去玩。”左芝说:“哪里啊,我们营和她们营最好少见面为好,没一个好东西,要不是非见面不可我才不会和她们去玩呢。好了,以后我们要玩就我们自己营的人一起玩,你是没看到今天魔鬼营营长发疯打人,要不然你非吓到不可。”蓝凌琪这才不说话了。这时候,齐松说道:“行行,这可是你说的啊,当了营长可别不请大家搓一顿啊。”左芝一拍脑门,说道:“哎呀!对了,刚当上营长怎么都得带大家伙吃一顿,你看昨天忙的都给忘了,今天请大家吃饭哈!”大家伙马上叫好,尹菲菲拍着巴掌说:“好,我今天多带点我的姐妹过来捧场,为你能当上营长好好庆祝。”“行行行,我们去个大饭店,好好吃一顿。”左芝当下开始和大家约定时间,定在第二天吃饭。与此同时,索尔兵团团长雄锡山带着几个战士走进了巡捕房,路上的巡捕都认得这是雄锡山,都纷纷打招呼,雄锡山也笑着回应着。等雄锡山走到了副指挥使的办公室,见到门开着,里面的左鹏站在桌前,大声的训斥着一个巡捕。显得非常气愤。雄锡山走了进去,笑着打着招呼:“左指挥使,什么事这么不高兴啊。”

等到刘叔重新把菜炒好,大家相对沉默地吃着这顿饭。左芝一直给尹菲菲使眼色,希望尹菲菲多跟龙雪姣聊会儿,因为她在聊天方面比较擅长,但是尹菲菲视而不见,一直低头闷声吃饭。好不容易把饭吃完,龙雪姣喊兰苏去外面雇了一辆马车,等到马车来了之后,左芝握着龙雪姣的手说:“龙姐,谢谢款待,有时间到我们那去玩”龙雪姣露出一副天真无邪的笑容,说道:“呵呵,就怕招待不周,你们路上慢点。”无论怎么看,龙雪姣都是个有礼貌的好女孩,可左芝现在只想早点远离她。“再见。”左芝和尹菲菲坐上车从窗户向龙雪姣挥手,一切都小心翼翼,生怕他抽起疯来连她们都打。车一走开,尹菲菲就忍不住叫了起来:“我呸,这个疯婆娘。”左芝狠狠瞪了她一眼,尹菲菲立刻闭上了嘴巴,因为现在也不是说话的时候,车夫可是这里的人,谁知道他认不认识龙雪姣?她俩只好一路沉默,总算到了营地。下车之后,左芝和尹菲菲往营里赶去。左芝跟尹菲菲开玩笑:“你不是要和她们魔鬼营好吗?现在还去不去了?”尹菲菲说:“谁说我要去魔鬼营了?那个方周是住我家隔壁的男孩子,我们一起长大的,虽然现在他去魔鬼营了,但是我也不能不和他交往了吧。”左芝点了点头,说道:“嗯,好,希望你能明白,魔鬼营的人没什么善茬,没事别老和她们走一起。”正说着呢,忽然齐松和蓝凌琪走了过来,这两个人最近打的火热,应该是恋爱了。蓝凌琪见到左芝就跑了过来,拉着左芝的手说道:“怎么和尹菲菲在一起啊?和她去夜店玩了吧?”左芝说:“哪啊?我是这种人吗?尹菲菲带着我和魔鬼营的营长见了一面,玩乐了一下吃了顿饭。”蓝凌琪低声道:“都不叫我们一起去玩。”左芝说:“哪里啊,我们营和她们营最好少见面为好,没一个好东西,要不是非见面不可我才不会和她们去玩呢。好了,以后我们要玩就我们自己营的人一起玩,你是没看到今天魔鬼营营长发疯打人,要不然你非吓到不可。”蓝凌琪这才不说话了。这时候,齐松说道:“行行,这可是你说的啊,当了营长可别不请大家搓一顿啊。”左芝一拍脑门,说道:“哎呀!对了,刚当上营长怎么都得带大家伙吃一顿,你看昨天忙的都给忘了,今天请大家吃饭哈!”大家伙马上叫好,尹菲菲拍着巴掌说:“好,我今天多带点我的姐妹过来捧场,为你能当上营长好好庆祝。”“行行行,我们去个大饭店,好好吃一顿。”左芝当下开始和大家约定时间,定在第二天吃饭。与此同时,索尔兵团团长雄锡山带着几个战士走进了巡捕房,路上的巡捕都认得这是雄锡山,都纷纷打招呼,雄锡山也笑着回应着。等雄锡山走到了副指挥使的办公室,见到门开着,里面的左鹏站在桌前,大声的训斥着一个巡捕。显得非常气愤。雄锡山走了进去,笑着打着招呼:“左指挥使,什么事这么不高兴啊。”

他后来对记者说:


“如果你的孩子被绑架性侵,或许你也会做出和我一样的决定。”


“我明白我这样做的后果是什么,我接受这一切。”

等到刘叔重新把菜炒好,大家相对沉默地吃着这顿饭。左芝一直给尹菲菲使眼色,希望尹菲菲多跟龙雪姣聊会儿,因为她在聊天方面比较擅长,但是尹菲菲视而不见,一直低头闷声吃饭。好不容易把饭吃完,龙雪姣喊兰苏去外面雇了一辆马车,等到马车来了之后,左芝握着龙雪姣的手说:“龙姐,谢谢款待,有时间到我们那去玩”龙雪姣露出一副天真无邪的笑容,说道:“呵呵,就怕招待不周,你们路上慢点。”无论怎么看,龙雪姣都是个有礼貌的好女孩,可左芝现在只想早点远离她。“再见。”左芝和尹菲菲坐上车从窗户向龙雪姣挥手,一切都小心翼翼,生怕他抽起疯来连她们都打。车一走开,尹菲菲就忍不住叫了起来:“我呸,这个疯婆娘。”左芝狠狠瞪了她一眼,尹菲菲立刻闭上了嘴巴,因为现在也不是说话的时候,车夫可是这里的人,谁知道他认不认识龙雪姣?她俩只好一路沉默,总算到了营地。下车之后,左芝和尹菲菲往营里赶去。左芝跟尹菲菲开玩笑:“你不是要和她们魔鬼营好吗?现在还去不去了?”尹菲菲说:“谁说我要去魔鬼营了?那个方周是住我家隔壁的男孩子,我们一起长大的,虽然现在他去魔鬼营了,但是我也不能不和他交往了吧。”左芝点了点头,说道:“嗯,好,希望你能明白,魔鬼营的人没什么善茬,没事别老和她们走一起。”正说着呢,忽然齐松和蓝凌琪走了过来,这两个人最近打的火热,应该是恋爱了。蓝凌琪见到左芝就跑了过来,拉着左芝的手说道:“怎么和尹菲菲在一起啊?和她去夜店玩了吧?”左芝说:“哪啊?我是这种人吗?尹菲菲带着我和魔鬼营的营长见了一面,玩乐了一下吃了顿饭。”蓝凌琪低声道:“都不叫我们一起去玩。”左芝说:“哪里啊,我们营和她们营最好少见面为好,没一个好东西,要不是非见面不可我才不会和她们去玩呢。好了,以后我们要玩就我们自己营的人一起玩,你是没看到今天魔鬼营营长发疯打人,要不然你非吓到不可。”蓝凌琪这才不说话了。这时候,齐松说道:“行行,这可是你说的啊,当了营长可别不请大家搓一顿啊。”左芝一拍脑门,说道:“哎呀!对了,刚当上营长怎么都得带大家伙吃一顿,你看昨天忙的都给忘了,今天请大家吃饭哈!”大家伙马上叫好,尹菲菲拍着巴掌说:“好,我今天多带点我的姐妹过来捧场,为你能当上营长好好庆祝。”“行行行,我们去个大饭店,好好吃一顿。”左芝当下开始和大家约定时间,定在第二天吃饭。与此同时,索尔兵团团长雄锡山带着几个战士走进了巡捕房,路上的巡捕都认得这是雄锡山,都纷纷打招呼,雄锡山也笑着回应着。等雄锡山走到了副指挥使的办公室,见到门开着,里面的左鹏站在桌前,大声的训斥着一个巡捕。显得非常气愤。雄锡山走了进去,笑着打着招呼:“左指挥使,什么事这么不高兴啊。”

等到刘叔重新把菜炒好,大家相对沉默地吃着这顿饭。左芝一直给尹菲菲使眼色,希望尹菲菲多跟龙雪姣聊会儿,因为她在聊天方面比较擅长,但是尹菲菲视而不见,一直低头闷声吃饭。好不容易把饭吃完,龙雪姣喊兰苏去外面雇了一辆马车,等到马车来了之后,左芝握着龙雪姣的手说:“龙姐,谢谢款待,有时间到我们那去玩”龙雪姣露出一副天真无邪的笑容,说道:“呵呵,就怕招待不周,你们路上慢点。”无论怎么看,龙雪姣都是个有礼貌的好女孩,可左芝现在只想早点远离她。“再见。”左芝和尹菲菲坐上车从窗户向龙雪姣挥手,一切都小心翼翼,生怕他抽起疯来连她们都打。车一走开,尹菲菲就忍不住叫了起来:“我呸,这个疯婆娘。”左芝狠狠瞪了她一眼,尹菲菲立刻闭上了嘴巴,因为现在也不是说话的时候,车夫可是这里的人,谁知道他认不认识龙雪姣?她俩只好一路沉默,总算到了营地。下车之后,左芝和尹菲菲往营里赶去。左芝跟尹菲菲开玩笑:“你不是要和她们魔鬼营好吗?现在还去不去了?”尹菲菲说:“谁说我要去魔鬼营了?那个方周是住我家隔壁的男孩子,我们一起长大的,虽然现在他去魔鬼营了,但是我也不能不和他交往了吧。”左芝点了点头,说道:“嗯,好,希望你能明白,魔鬼营的人没什么善茬,没事别老和她们走一起。”正说着呢,忽然齐松和蓝凌琪走了过来,这两个人最近打的火热,应该是恋爱了。蓝凌琪见到左芝就跑了过来,拉着左芝的手说道:“怎么和尹菲菲在一起啊?和她去夜店玩了吧?”左芝说:“哪啊?我是这种人吗?尹菲菲带着我和魔鬼营的营长见了一面,玩乐了一下吃了顿饭。”蓝凌琪低声道:“都不叫我们一起去玩。”左芝说:“哪里啊,我们营和她们营最好少见面为好,没一个好东西,要不是非见面不可我才不会和她们去玩呢。好了,以后我们要玩就我们自己营的人一起玩,你是没看到今天魔鬼营营长发疯打人,要不然你非吓到不可。”蓝凌琪这才不说话了。这时候,齐松说道:“行行,这可是你说的啊,当了营长可别不请大家搓一顿啊。”左芝一拍脑门,说道:“哎呀!对了,刚当上营长怎么都得带大家伙吃一顿,你看昨天忙的都给忘了,今天请大家吃饭哈!”大家伙马上叫好,尹菲菲拍着巴掌说:“好,我今天多带点我的姐妹过来捧场,为你能当上营长好好庆祝。”“行行行,我们去个大饭店,好好吃一顿。”左芝当下开始和大家约定时间,定在第二天吃饭。与此同时,索尔兵团团长雄锡山带着几个战士走进了巡捕房,路上的巡捕都认得这是雄锡山,都纷纷打招呼,雄锡山也笑着回应着。等雄锡山走到了副指挥使的办公室,见到门开着,里面的左鹏站在桌前,大声的训斥着一个巡捕。显得非常气愤。雄锡山走了进去,笑着打着招呼:“左指挥使,什么事这么不高兴啊。”

消息迅速传开,现场画面在电视上播放了一遍又一遍。


这名报仇的父亲,成了很多人心目中的英雄。人们纷纷请愿,要求对他从轻发落。


但他毕竟杀人了,他刚开始被定为二级谋杀,但民意汹涌,人们不断向法院施加压力。


心理学博士爱德华·伍兹最后对鲍劳彻进行了诊断,他这样告诉法庭:当时鲍劳彻头脑里,一直有个声音告诉他:一定要杀死这个人,否则他将会继续性侵他的儿子,并祸害更多儿童。


而且,教练多赛特,确实性侵了除乔迪之外的很多个孩子。


法官最终的判断,确实有点出乎意料:


鲍劳彻的罪名,由二级谋杀改为误杀。


法官是这样说的:这是一个愤怒的父亲为儿子所犯下的罪行,把他送进监狱,不会对任何人有好处,他对社会无害,关押他并没有什么意义。


最终,父亲鲍劳彻被判5年缓刑和300小时的社区服务。


他没有真正进监狱,回到了儿子乔迪身边,陪伴他逐渐长大。

等到刘叔重新把菜炒好,大家相对沉默地吃着这顿饭。左芝一直给尹菲菲使眼色,希望尹菲菲多跟龙雪姣聊会儿,因为她在聊天方面比较擅长,但是尹菲菲视而不见,一直低头闷声吃饭。好不容易把饭吃完,龙雪姣喊兰苏去外面雇了一辆马车,等到马车来了之后,左芝握着龙雪姣的手说:“龙姐,谢谢款待,有时间到我们那去玩”龙雪姣露出一副天真无邪的笑容,说道:“呵呵,就怕招待不周,你们路上慢点。”无论怎么看,龙雪姣都是个有礼貌的好女孩,可左芝现在只想早点远离她。“再见。”左芝和尹菲菲坐上车从窗户向龙雪姣挥手,一切都小心翼翼,生怕他抽起疯来连她们都打。车一走开,尹菲菲就忍不住叫了起来:“我呸,这个疯婆娘。”左芝狠狠瞪了她一眼,尹菲菲立刻闭上了嘴巴,因为现在也不是说话的时候,车夫可是这里的人,谁知道他认不认识龙雪姣?她俩只好一路沉默,总算到了营地。下车之后,左芝和尹菲菲往营里赶去。左芝跟尹菲菲开玩笑:“你不是要和她们魔鬼营好吗?现在还去不去了?”尹菲菲说:“谁说我要去魔鬼营了?那个方周是住我家隔壁的男孩子,我们一起长大的,虽然现在他去魔鬼营了,但是我也不能不和他交往了吧。”左芝点了点头,说道:“嗯,好,希望你能明白,魔鬼营的人没什么善茬,没事别老和她们走一起。”正说着呢,忽然齐松和蓝凌琪走了过来,这两个人最近打的火热,应该是恋爱了。蓝凌琪见到左芝就跑了过来,拉着左芝的手说道:“怎么和尹菲菲在一起啊?和她去夜店玩了吧?”左芝说:“哪啊?我是这种人吗?尹菲菲带着我和魔鬼营的营长见了一面,玩乐了一下吃了顿饭。”蓝凌琪低声道:“都不叫我们一起去玩。”左芝说:“哪里啊,我们营和她们营最好少见面为好,没一个好东西,要不是非见面不可我才不会和她们去玩呢。好了,以后我们要玩就我们自己营的人一起玩,你是没看到今天魔鬼营营长发疯打人,要不然你非吓到不可。”蓝凌琪这才不说话了。这时候,齐松说道:“行行,这可是你说的啊,当了营长可别不请大家搓一顿啊。”左芝一拍脑门,说道:“哎呀!对了,刚当上营长怎么都得带大家伙吃一顿,你看昨天忙的都给忘了,今天请大家吃饭哈!”大家伙马上叫好,尹菲菲拍着巴掌说:“好,我今天多带点我的姐妹过来捧场,为你能当上营长好好庆祝。”“行行行,我们去个大饭店,好好吃一顿。”左芝当下开始和大家约定时间,定在第二天吃饭。与此同时,索尔兵团团长雄锡山带着几个战士走进了巡捕房,路上的巡捕都认得这是雄锡山,都纷纷打招呼,雄锡山也笑着回应着。等雄锡山走到了副指挥使的办公室,见到门开着,里面的左鹏站在桌前,大声的训斥着一个巡捕。显得非常气愤。雄锡山走了进去,笑着打着招呼:“左指挥使,什么事这么不高兴啊。”

等到刘叔重新把菜炒好,大家相对沉默地吃着这顿饭。左芝一直给尹菲菲使眼色,希望尹菲菲多跟龙雪姣聊会儿,因为她在聊天方面比较擅长,但是尹菲菲视而不见,一直低头闷声吃饭。好不容易把饭吃完,龙雪姣喊兰苏去外面雇了一辆马车,等到马车来了之后,左芝握着龙雪姣的手说:“龙姐,谢谢款待,有时间到我们那去玩”龙雪姣露出一副天真无邪的笑容,说道:“呵呵,就怕招待不周,你们路上慢点。”无论怎么看,龙雪姣都是个有礼貌的好女孩,可左芝现在只想早点远离她。“再见。”左芝和尹菲菲坐上车从窗户向龙雪姣挥手,一切都小心翼翼,生怕他抽起疯来连她们都打。车一走开,尹菲菲就忍不住叫了起来:“我呸,这个疯婆娘。”左芝狠狠瞪了她一眼,尹菲菲立刻闭上了嘴巴,因为现在也不是说话的时候,车夫可是这里的人,谁知道他认不认识龙雪姣?她俩只好一路沉默,总算到了营地。下车之后,左芝和尹菲菲往营里赶去。左芝跟尹菲菲开玩笑:“你不是要和她们魔鬼营好吗?现在还去不去了?”尹菲菲说:“谁说我要去魔鬼营了?那个方周是住我家隔壁的男孩子,我们一起长大的,虽然现在他去魔鬼营了,但是我也不能不和他交往了吧。”左芝点了点头,说道:“嗯,好,希望你能明白,魔鬼营的人没什么善茬,没事别老和她们走一起。”正说着呢,忽然齐松和蓝凌琪走了过来,这两个人最近打的火热,应该是恋爱了。蓝凌琪见到左芝就跑了过来,拉着左芝的手说道:“怎么和尹菲菲在一起啊?和她去夜店玩了吧?”左芝说:“哪啊?我是这种人吗?尹菲菲带着我和魔鬼营的营长见了一面,玩乐了一下吃了顿饭。”蓝凌琪低声道:“都不叫我们一起去玩。”左芝说:“哪里啊,我们营和她们营最好少见面为好,没一个好东西,要不是非见面不可我才不会和她们去玩呢。好了,以后我们要玩就我们自己营的人一起玩,你是没看到今天魔鬼营营长发疯打人,要不然你非吓到不可。”蓝凌琪这才不说话了。这时候,齐松说道:“行行,这可是你说的啊,当了营长可别不请大家搓一顿啊。”左芝一拍脑门,说道:“哎呀!对了,刚当上营长怎么都得带大家伙吃一顿,你看昨天忙的都给忘了,今天请大家吃饭哈!”大家伙马上叫好,尹菲菲拍着巴掌说:“好,我今天多带点我的姐妹过来捧场,为你能当上营长好好庆祝。”“行行行,我们去个大饭店,好好吃一顿。”左芝当下开始和大家约定时间,定在第二天吃饭。与此同时,索尔兵团团长雄锡山带着几个战士走进了巡捕房,路上的巡捕都认得这是雄锡山,都纷纷打招呼,雄锡山也笑着回应着。等雄锡山走到了副指挥使的办公室,见到门开着,里面的左鹏站在桌前,大声的训斥着一个巡捕。显得非常气愤。雄锡山走了进去,笑着打着招呼:“左指挥使,什么事这么不高兴啊。”

乔迪长大后,也热心于公益事业。

等到刘叔重新把菜炒好,大家相对沉默地吃着这顿饭。左芝一直给尹菲菲使眼色,希望尹菲菲多跟龙雪姣聊会儿,因为她在聊天方面比较擅长,但是尹菲菲视而不见,一直低头闷声吃饭。好不容易把饭吃完,龙雪姣喊兰苏去外面雇了一辆马车,等到马车来了之后,左芝握着龙雪姣的手说:“龙姐,谢谢款待,有时间到我们那去玩”龙雪姣露出一副天真无邪的笑容,说道:“呵呵,就怕招待不周,你们路上慢点。”无论怎么看,龙雪姣都是个有礼貌的好女孩,可左芝现在只想早点远离她。“再见。”左芝和尹菲菲坐上车从窗户向龙雪姣挥手,一切都小心翼翼,生怕他抽起疯来连她们都打。车一走开,尹菲菲就忍不住叫了起来:“我呸,这个疯婆娘。”左芝狠狠瞪了她一眼,尹菲菲立刻闭上了嘴巴,因为现在也不是说话的时候,车夫可是这里的人,谁知道他认不认识龙雪姣?她俩只好一路沉默,总算到了营地。下车之后,左芝和尹菲菲往营里赶去。左芝跟尹菲菲开玩笑:“你不是要和她们魔鬼营好吗?现在还去不去了?”尹菲菲说:“谁说我要去魔鬼营了?那个方周是住我家隔壁的男孩子,我们一起长大的,虽然现在他去魔鬼营了,但是我也不能不和他交往了吧。”左芝点了点头,说道:“嗯,好,希望你能明白,魔鬼营的人没什么善茬,没事别老和她们走一起。”正说着呢,忽然齐松和蓝凌琪走了过来,这两个人最近打的火热,应该是恋爱了。蓝凌琪见到左芝就跑了过来,拉着左芝的手说道:“怎么和尹菲菲在一起啊?和她去夜店玩了吧?”左芝说:“哪啊?我是这种人吗?尹菲菲带着我和魔鬼营的营长见了一面,玩乐了一下吃了顿饭。”蓝凌琪低声道:“都不叫我们一起去玩。”左芝说:“哪里啊,我们营和她们营最好少见面为好,没一个好东西,要不是非见面不可我才不会和她们去玩呢。好了,以后我们要玩就我们自己营的人一起玩,你是没看到今天魔鬼营营长发疯打人,要不然你非吓到不可。”蓝凌琪这才不说话了。这时候,齐松说道:“行行,这可是你说的啊,当了营长可别不请大家搓一顿啊。”左芝一拍脑门,说道:“哎呀!对了,刚当上营长怎么都得带大家伙吃一顿,你看昨天忙的都给忘了,今天请大家吃饭哈!”大家伙马上叫好,尹菲菲拍着巴掌说:“好,我今天多带点我的姐妹过来捧场,为你能当上营长好好庆祝。”“行行行,我们去个大饭店,好好吃一顿。”左芝当下开始和大家约定时间,定在第二天吃饭。与此同时,索尔兵团团长雄锡山带着几个战士走进了巡捕房,路上的巡捕都认得这是雄锡山,都纷纷打招呼,雄锡山也笑着回应着。等雄锡山走到了副指挥使的办公室,见到门开着,里面的左鹏站在桌前,大声的训斥着一个巡捕。显得非常气愤。雄锡山走了进去,笑着打着招呼:“左指挥使,什么事这么不高兴啊。”

等到刘叔重新把菜炒好,大家相对沉默地吃着这顿饭。左芝一直给尹菲菲使眼色,希望尹菲菲多跟龙雪姣聊会儿,因为她在聊天方面比较擅长,但是尹菲菲视而不见,一直低头闷声吃饭。好不容易把饭吃完,龙雪姣喊兰苏去外面雇了一辆马车,等到马车来了之后,左芝握着龙雪姣的手说:“龙姐,谢谢款待,有时间到我们那去玩”龙雪姣露出一副天真无邪的笑容,说道:“呵呵,就怕招待不周,你们路上慢点。”无论怎么看,龙雪姣都是个有礼貌的好女孩,可左芝现在只想早点远离她。“再见。”左芝和尹菲菲坐上车从窗户向龙雪姣挥手,一切都小心翼翼,生怕他抽起疯来连她们都打。车一走开,尹菲菲就忍不住叫了起来:“我呸,这个疯婆娘。”左芝狠狠瞪了她一眼,尹菲菲立刻闭上了嘴巴,因为现在也不是说话的时候,车夫可是这里的人,谁知道他认不认识龙雪姣?她俩只好一路沉默,总算到了营地。下车之后,左芝和尹菲菲往营里赶去。左芝跟尹菲菲开玩笑:“你不是要和她们魔鬼营好吗?现在还去不去了?”尹菲菲说:“谁说我要去魔鬼营了?那个方周是住我家隔壁的男孩子,我们一起长大的,虽然现在他去魔鬼营了,但是我也不能不和他交往了吧。”左芝点了点头,说道:“嗯,好,希望你能明白,魔鬼营的人没什么善茬,没事别老和她们走一起。”正说着呢,忽然齐松和蓝凌琪走了过来,这两个人最近打的火热,应该是恋爱了。蓝凌琪见到左芝就跑了过来,拉着左芝的手说道:“怎么和尹菲菲在一起啊?和她去夜店玩了吧?”左芝说:“哪啊?我是这种人吗?尹菲菲带着我和魔鬼营的营长见了一面,玩乐了一下吃了顿饭。”蓝凌琪低声道:“都不叫我们一起去玩。”左芝说:“哪里啊,我们营和她们营最好少见面为好,没一个好东西,要不是非见面不可我才不会和她们去玩呢。好了,以后我们要玩就我们自己营的人一起玩,你是没看到今天魔鬼营营长发疯打人,要不然你非吓到不可。”蓝凌琪这才不说话了。这时候,齐松说道:“行行,这可是你说的啊,当了营长可别不请大家搓一顿啊。”左芝一拍脑门,说道:“哎呀!对了,刚当上营长怎么都得带大家伙吃一顿,你看昨天忙的都给忘了,今天请大家吃饭哈!”大家伙马上叫好,尹菲菲拍着巴掌说:“好,我今天多带点我的姐妹过来捧场,为你能当上营长好好庆祝。”“行行行,我们去个大饭店,好好吃一顿。”左芝当下开始和大家约定时间,定在第二天吃饭。与此同时,索尔兵团团长雄锡山带着几个战士走进了巡捕房,路上的巡捕都认得这是雄锡山,都纷纷打招呼,雄锡山也笑着回应着。等雄锡山走到了副指挥使的办公室,见到门开着,里面的左鹏站在桌前,大声的训斥着一个巡捕。显得非常气愤。雄锡山走了进去,笑着打着招呼:“左指挥使,什么事这么不高兴啊。”

30年后,父亲鲍劳彻因病去世。


在他去世前,有媒体又拍摄了这部纪录片,他们采访了这位风烛残年的父亲,当年络腮胡的彪悍硬汉,现在已几乎丧失了说话的能力。

等到刘叔重新把菜炒好,大家相对沉默地吃着这顿饭。左芝一直给尹菲菲使眼色,希望尹菲菲多跟龙雪姣聊会儿,因为她在聊天方面比较擅长,但是尹菲菲视而不见,一直低头闷声吃饭。好不容易把饭吃完,龙雪姣喊兰苏去外面雇了一辆马车,等到马车来了之后,左芝握着龙雪姣的手说:“龙姐,谢谢款待,有时间到我们那去玩”龙雪姣露出一副天真无邪的笑容,说道:“呵呵,就怕招待不周,你们路上慢点。”无论怎么看,龙雪姣都是个有礼貌的好女孩,可左芝现在只想早点远离她。“再见。”左芝和尹菲菲坐上车从窗户向龙雪姣挥手,一切都小心翼翼,生怕他抽起疯来连她们都打。车一走开,尹菲菲就忍不住叫了起来:“我呸,这个疯婆娘。”左芝狠狠瞪了她一眼,尹菲菲立刻闭上了嘴巴,因为现在也不是说话的时候,车夫可是这里的人,谁知道他认不认识龙雪姣?她俩只好一路沉默,总算到了营地。下车之后,左芝和尹菲菲往营里赶去。左芝跟尹菲菲开玩笑:“你不是要和她们魔鬼营好吗?现在还去不去了?”尹菲菲说:“谁说我要去魔鬼营了?那个方周是住我家隔壁的男孩子,我们一起长大的,虽然现在他去魔鬼营了,但是我也不能不和他交往了吧。”左芝点了点头,说道:“嗯,好,希望你能明白,魔鬼营的人没什么善茬,没事别老和她们走一起。”正说着呢,忽然齐松和蓝凌琪走了过来,这两个人最近打的火热,应该是恋爱了。蓝凌琪见到左芝就跑了过来,拉着左芝的手说道:“怎么和尹菲菲在一起啊?和她去夜店玩了吧?”左芝说:“哪啊?我是这种人吗?尹菲菲带着我和魔鬼营的营长见了一面,玩乐了一下吃了顿饭。”蓝凌琪低声道:“都不叫我们一起去玩。”左芝说:“哪里啊,我们营和她们营最好少见面为好,没一个好东西,要不是非见面不可我才不会和她们去玩呢。好了,以后我们要玩就我们自己营的人一起玩,你是没看到今天魔鬼营营长发疯打人,要不然你非吓到不可。”蓝凌琪这才不说话了。这时候,齐松说道:“行行,这可是你说的啊,当了营长可别不请大家搓一顿啊。”左芝一拍脑门,说道:“哎呀!对了,刚当上营长怎么都得带大家伙吃一顿,你看昨天忙的都给忘了,今天请大家吃饭哈!”大家伙马上叫好,尹菲菲拍着巴掌说:“好,我今天多带点我的姐妹过来捧场,为你能当上营长好好庆祝。”“行行行,我们去个大饭店,好好吃一顿。”左芝当下开始和大家约定时间,定在第二天吃饭。与此同时,索尔兵团团长雄锡山带着几个战士走进了巡捕房,路上的巡捕都认得这是雄锡山,都纷纷打招呼,雄锡山也笑着回应着。等雄锡山走到了副指挥使的办公室,见到门开着,里面的左鹏站在桌前,大声的训斥着一个巡捕。显得非常气愤。雄锡山走了进去,笑着打着招呼:“左指挥使,什么事这么不高兴啊。”

等到刘叔重新把菜炒好,大家相对沉默地吃着这顿饭。左芝一直给尹菲菲使眼色,希望尹菲菲多跟龙雪姣聊会儿,因为她在聊天方面比较擅长,但是尹菲菲视而不见,一直低头闷声吃饭。好不容易把饭吃完,龙雪姣喊兰苏去外面雇了一辆马车,等到马车来了之后,左芝握着龙雪姣的手说:“龙姐,谢谢款待,有时间到我们那去玩”龙雪姣露出一副天真无邪的笑容,说道:“呵呵,就怕招待不周,你们路上慢点。”无论怎么看,龙雪姣都是个有礼貌的好女孩,可左芝现在只想早点远离她。“再见。”左芝和尹菲菲坐上车从窗户向龙雪姣挥手,一切都小心翼翼,生怕他抽起疯来连她们都打。车一走开,尹菲菲就忍不住叫了起来:“我呸,这个疯婆娘。”左芝狠狠瞪了她一眼,尹菲菲立刻闭上了嘴巴,因为现在也不是说话的时候,车夫可是这里的人,谁知道他认不认识龙雪姣?她俩只好一路沉默,总算到了营地。下车之后,左芝和尹菲菲往营里赶去。左芝跟尹菲菲开玩笑:“你不是要和她们魔鬼营好吗?现在还去不去了?”尹菲菲说:“谁说我要去魔鬼营了?那个方周是住我家隔壁的男孩子,我们一起长大的,虽然现在他去魔鬼营了,但是我也不能不和他交往了吧。”左芝点了点头,说道:“嗯,好,希望你能明白,魔鬼营的人没什么善茬,没事别老和她们走一起。”正说着呢,忽然齐松和蓝凌琪走了过来,这两个人最近打的火热,应该是恋爱了。蓝凌琪见到左芝就跑了过来,拉着左芝的手说道:“怎么和尹菲菲在一起啊?和她去夜店玩了吧?”左芝说:“哪啊?我是这种人吗?尹菲菲带着我和魔鬼营的营长见了一面,玩乐了一下吃了顿饭。”蓝凌琪低声道:“都不叫我们一起去玩。”左芝说:“哪里啊,我们营和她们营最好少见面为好,没一个好东西,要不是非见面不可我才不会和她们去玩呢。好了,以后我们要玩就我们自己营的人一起玩,你是没看到今天魔鬼营营长发疯打人,要不然你非吓到不可。”蓝凌琪这才不说话了。这时候,齐松说道:“行行,这可是你说的啊,当了营长可别不请大家搓一顿啊。”左芝一拍脑门,说道:“哎呀!对了,刚当上营长怎么都得带大家伙吃一顿,你看昨天忙的都给忘了,今天请大家吃饭哈!”大家伙马上叫好,尹菲菲拍着巴掌说:“好,我今天多带点我的姐妹过来捧场,为你能当上营长好好庆祝。”“行行行,我们去个大饭店,好好吃一顿。”左芝当下开始和大家约定时间,定在第二天吃饭。与此同时,索尔兵团团长雄锡山带着几个战士走进了巡捕房,路上的巡捕都认得这是雄锡山,都纷纷打招呼,雄锡山也笑着回应着。等雄锡山走到了副指挥使的办公室,见到门开着,里面的左鹏站在桌前,大声的训斥着一个巡捕。显得非常气愤。雄锡山走了进去,笑着打着招呼:“左指挥使,什么事这么不高兴啊。”

“你曾经后悔杀掉多赛特吗?”


他的回答很坚决:


“不,我从没后悔过我做的事情。”


一个父亲面对自己遭受折磨的孩子,他无法保持理性。


幸运的是,法律与人性最终站在了一起。


后记:


这个故事改编自一部美国纪录片,文图引用了网络上的材料,一并致谢。今天清晨突然想起这个故事,不是鼓励报复和私刑,而是几点小小看法吧:


1、对儿童的虐待乃至性侵,任何社会都无法容忍。要设身处地理解家长们的愤怒,如果不能公平有效处置,难免有更多孩子遭罪,也未必不会有极端事件发生。


2、这个社会很复杂,还是应该教会孩子们必要的防范。但最最重要的,还是要遵循法律,对任何犯罪者严惩不贷,这才能形成震慑,这里不应有任何特权。


3、法律和人性,确实应该站在一起。


无论您有多忙,请花1秒钟的时间把它放到你的圈子里!可能您的朋友就需要!谢谢!

源于网络,如有侵权,请您告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