原创创业最前线01-05 20:35

摘要: 电影是用来欣赏的,不是用来单纯进行货币计算的


近日,市场就猫眼电影专业版APP“超映前票房预测系统”功能的上线,炮轰之声不绝于耳,其中不乏一些资深业内人士。


华谊兄弟副总经理柳庆庆认为,电影票房是市场期待和作品口碑相互作用的结果,在没看全片的情况下,难以感知观众反应,得出正确预测。


近期,电影局局长张宏森也表示“电影是用来欣赏的,不是用来单纯进行货币计算的”。


理性之于数据 价值之于内容 变数之于观众


按照猫眼的说法,这种号称能“在影片上映前一个月就可以预测出首日票房”的功能,可以很好地缓解那些质量较差的影片对于市场通道、营销资源、观影人数、票房收入等方面的严重消耗。


说白了,就是面向C端用户端,猫眼按照自己的逻辑提前为用户的观影选择做出了引导,面向B端商户端,提前预判票房似乎更有利于为目标电影合理获得院线资源的倾向。也就是说,未来决定票房数字的核心力,将由观众口碑主导演变为对影片档期某些节点的控制,来“协助”完成对目标影片票房的预估数值。



随着消费升级时代的到来,越来越多的人选择走进电影院观赏电影,当精神享受成为消费刚需时,这绝对是一种社会文明的进步。


然而,在国内电影产业发展至今,逐渐形成了这样一个局面:几乎所有的喜欢与不喜欢,都会在某种特殊目的基础上,企图让对方的思想达到一致。这种情况下,当一种工具或功能成为盈利包袱时,往往结局多以悲剧收场。


人这个东西很奇妙,一方面拼命的寻求别人的认同,一方面又恐惧随时被舆论碾碎;而映射到一些企业的商业行为上,事实上也印证了这种现状。


笔者举一个并不太恰当的例子:以前我们玩单机,嫌正版贵,所以买盗版,甚至还鄙视那些正版玩家;此后,无穷无尽的乞狗走了抄袭这条“捷径”占领了国内游戏市场,让后辈认为玩这些游戏就已经达到巅峰了。


同样的,电影票产品目前仍处于同质化趋势,除了在价格(补贴)上是吸引用户,与此同时,还积极在品牌影响力和线下增值体验(如影院是否有兑换绿色通道、是否有点映等特色活动)加大投入。说到底,无非是为了吸引更多的用户流量。


或许,在“超映前票房预测系统”上线前,猫眼还会得意于这个功能的开发,既能秀出自身优越感,又能制造差异化服务的传播“噱头”导流,绝对是一举两得之事。


然而,猫眼忽略了非常重要的一点,就是人与人个体之间必须保持差异,绝不可能成为一个整体,谁规定说观众必须喜欢那些由数据计算出来的、所谓有逼格、所谓阳春白雪的影片?相信,这也是该功能一上线,便迎来了一众反对者迎头痛击的根本原因。


更糟糕的是,这种试图凌驾于艺术欣赏之上的“数字营销”前置的模式,不仅是猫眼试图通过数字分析强化商业回报的一种印证,更是强制庞大人群趋同的一种粗暴做法。


与其在票房预测上下足功夫,不如做好用户管理应对差异,因此这就是电影,它永远无法成为一门标准、简单的生意。


“清空”的格局 “粗暴”的品质 这该是产业原有的“风水”?


诚然,观众对一部电影质量的好坏,往往都有着自己的评判标准,只不过个体之间的评判标准各有差别,因此选择观赏哪部电影,应该由主流的大众审美说了算,绝非通过机器计算得出。


也许有人认为,普通观众不一定会认得清渣作的烂,但事实上,好的电影一定有着不朽的精神内核,在观众心中引起共鸣,然后用口碑成就票房。任何人都有批评电影的权力,但是含沙射影地讽刺“精神股东”们的智商,抱歉,就不要怨有人怼你。


笔者并不是一个阴谋论者,“阴谋论”可以让一切批评都失之客观,甚至背负难以辩解的恶名。这就如同,你其实很难证明“你就是你”是一个意思。



正是如此,就猫眼超前预测票房一事而言,笔者认为,这或许对中国的电影业、甚至是文化产业带来一次“劣币驱除良币”的误导性洗牌:


其一,这一功能的具象落脚在影院对排片资源的分配上面,从某种角度来看,这其实很大程度削减了观众本该享有的部分合理权益,这与此前猫眼一直被诟病的“买票才能评分”有着异曲同工之处,商业指向过于明显;


其二,这一功能是否会成为猫眼暴力影响排片的一个“金马甲”我们不得而知,然而在无监管和未观看双重情况下,过早的预测票房具有极大的误导性,倘若真的使一部好电影成功“胎死腹中”,那么,这个责任猫眼是否可以承担、如何承担;


其三,从制造噱头来说,这一功能确实具有一定的传播点,但于商业本质——最大程度变现来讲,预测偏低不但会提前终结该影片的“命运”,同时观影热情被严重打击了的观众,极有可能放弃在各种渠道上的购票行为,这其中也包括猫眼自己;


其四,作为从业者,猫眼应该具备“理性的数据分析不能成为衡量艺术价值的唯一标准”这样最起码的认知,这项功能的长期影响是将影片打造成“标准化”产品,这既是对原创文学作品的极度不尊重,更毁灭了小成本影片征战大银幕的勇气;


其五,于产业链的角度来看,比如你先接触了桃园结义的桥段,然后才有可能去翻阅《三国志》的书籍、或是观看相关影视作品,甚至去买玩偶模型,这是围绕一个大IP孵化出来的一套全产业链行为,用数据化替代人的不确定性,会在这个链条上的某个节点上直接中断这个产业链,只是商业能力的倒退。


与此同时,猫眼所谓的“产业赋能”其实也带有不小的偏见:其与光线参投的影片票房预测都是5亿起,奔着30亿去,竞品却几乎都是1000万以下,这种明显的粗暴“清空”产业链,很大程度上是一种诱导消费的商业行为,无疑会对产业造成强有力的冲击。



笔者借用知乎上的一句评论,“要么没有行业常识,要么别有用心,不管哪种,挨怼都没毛病。”可见,当一个话题被见证为到底“愚蠢”还是“明智”的时候,缔造这个结果的当然不是某一家企业或者某一个人,而是走进影院的上亿观众。


笔者相信,猫眼推出这个功能的“初心”绝对是希望为用户开辟一条充满佳作的观影通道,但这种做法是否夹杂了太多商业私心还是仁者见仁吧。


票房预测是一种潜在倾向,但眼下又远不止是倾向这么简单,冰冷的数据化模式会让本身因快乐而存在的文化产业,变为一种你死我活的竞技比赛,产业需要的是百花齐放,而非机器测算出来的“好的作品”。


今天的“票房预测”是否会成为明天的“拍片指南”,这类功能设计是否会在未来引发更多争议和制造更多混乱都不好说,笔者希望电影对外传递的是作品本身的内容和更多积极的能量,而不要成为身居其后“局中局”的一个杀招!



你曾错过这些内容

14位大佬悔不当初|创业9年成"小马云"

王思聪前女友创业史|中产进阶三座大山

孙宏斌:我的前半生|链家左晖16年创业史